這天共學車位特別難找, 我比平常多花了些時間停車, 走回共學營地時看到湄晴已經幫小培拿出便當正在吃著, 小宇、小雞腿在另一邊玩. 我特別注意著眼前小培手中的養樂多, 心想一切似乎還算平靜, 沒發生什麼事”. 感覺兩兄弟又進入另一階段, 會讓暫時離開的我也一直掛心著.

 

婷文走靠近我身旁說『剛剛小宇和小雞腿在溜滑梯上玩帶來的鍋子時和Bobby、心寶發生一些事情 … … 』我聽了敘述, 心裡一驚, 不自覺在腦中想像那畫面『小宇說了哪些我覺得很驚訝的話&小宇用腳去踢心寶, 小培在一旁也學講著 xxx 不可以來玩的話.』原來我所看到的是已經衝突過後的平靜.

 

就在我一邊釐清事情經過、猜測小宇為什麼會做這些事情的同時, 野餐墊上的小宇正拿走小培手上的養樂多, 小培半倒臥大哭著, 我走上前坐在兩兄弟中間, 小培哭喊著說『我要我的養樂多!』, 小宇拿著剩一半的養樂多很生氣的不想給他. 我把我剛好知道的事對小宇說:『我知道你也很想要養樂多. 小培拿的是靜慧給的, 本來他有幫你拿一瓶, 不過元元跟他要, 所以小培給了元元一瓶, 就只剩一瓶. 如果你也很想要, 我問一下正在停車的靜慧, 也許她可以幫忙再買一瓶.』元元也走過來, 分了幾個餅乾糖給小宇, 同時, 湄晴也很有默契的對我們說已經聯絡靜慧, 她會再幫忙買養樂多. 我一邊同理小宇很介意小培沒有幫他留一瓶的心情, 一邊表明我也想幫他準備一瓶的想法.

 

我強調『小培一開始是有幫你拿的』(想照顧小宇覺得不舒服的點, 我猜這是他最介意的), 也想要小宇體諒一下『三歲的小培面對元元也很想要, 我猜他不知道怎麼拒絕元元, 所以就把手上的另一瓶給了她.(初聽到這說法, 小宇是不能接受的, 但仍有稍微安撫到以為小培完全沒想到他的那股氣). 緊接著我又說『我知道你現在看到養樂多, 真的很想要喝的心情, 我也真的很想幫你, 我們可以一起走去買或想其他辦法?』一段談話後, 小宇後來把手上握著的半瓶養樂多還給小培, 也接受等待. 這過程交替使用了心情傳聲統、積極聆聽、也發了我訊息. 但對我而言當下提醒自己的點是『不要急!等他.另外, 為了想喝飲料這件事, 我跟他想過各種方法, 最近一次是在美術館現榨橘子汁給他喝, 所以此時很順利提領信任存款.

 

還餓著肚子的我, 心裡有疑問:

『為什麼感覺小宇帶股氣才剛跟Bobby、心寶發生衝突, 接著又因為養樂多跟小培有爭執?』

 

我覺得自己的情緒帶有不開心, 而且感覺很不好. 我先坐下吃了幾口波隆那肉燥飯, 然後帶著我的咖啡, 走到正在玩雙槓一群孩子身邊. 小宇、小培、小雞腿正投入的嘗試各種走法, 我在腦中打著草稿, 想跟他們聊聊溜滑梯事件, 不過, 隨意聊了兩句, 便覺時機&場合都不對, 沒繼續談, 只先在一旁看著他們玩.

 

後來, 小宇、小雞腿換到落葉滿地的樹下又玩起我們帶去的炒鍋, 他們很想在鍋子中裝水, 我提議一起走去廁所裝水, 因為廁所有點遠, 我們三個討論多拿幾個容器過去, 我拿炒鍋、小宇拿了個表層有塑膠膜的紙袋、小雞腿拿透明塑膠袋, 他們倆邊跑邊跳走去裝水.

 

路上, 我們先玩了一會兒跑跑、蹦蹦的遊戲, 也隨便聊著. 然後, 我停下腳步, 很認真的問他們:『剛剛(我指在玩雙槓時沒聊完的話)我問你們的事情, 我很想知道你們的想法ㄝ.接著我繼續說:『我聽婷文說, 你們在溜滑梯上說Bobby是香港人, 所以不能過去, 是怎麼回事?』(中間有一度兩個還互相推是對方說的, 我很老實的對他們說, 我不在場, 也不知道是誰說的!?)小雞腿一開始說:『我不想講啦, 我現在不想聽這個.』小宇顧著踩樹葉沒有回答. 我對小雞腿說:『沒關係, 我可以等你. 不過, 我會想要問你們是因為我非常喜歡你們、也很在意你們, 所以想聽聽你們的想法.』『還是, 我先問小宇好了.

 

我繼續說:『如果有一天我們一起去日本玩, 喔~我很想帶你們去日本玩好玩的遊樂設施, 但如果剛好遇到那裏的小朋友對我們說你們是台灣人, 不是日本人, 所以不可以玩!那我一定會超級生氣.

小雞腿立刻說:『可是我們去日本都只有跟團, 沒有好玩的.

我:『我一直很想帶小宇去日本玩說, 我知道哪裡有好玩的.

小雞腿興奮的說:『那我想要也跟我把拔去.

我:『好啊!好啊!如果有機會我們大家一起去如何?』『不過, 我真的有想到~如果遇到說我們是台灣人就不可以玩的人, 我真的會很不喜歡這樣.

小雞腿說:『可是, 他們說日本話我們又聽不懂. 沒關係.

我:『不過, 如果他們是用身體擋住我們的路, 或用手推走我們, 我還是會知道啊!而且我不喜歡這樣.

我接著又說:『像我們去台北, 也很常去公園玩, 如果遇到其他小朋友也這樣說, 嘿!你們是高雄人, 不可以玩, 聽了這樣的話我也會很不舒服.

小宇很認真的說:『我們可以假裝跟他說我們不是高雄人啊”, 然後繼續玩.』停頓了兩秒, 他又修正說:『不對!我是台北人啊!我在台北出生我覺得我也是台北人.

我放慢語氣說:『是哪裡人有關係嗎?』

停頓幾秒後, 繼續用穩定語調描述:『我知道冬梅阿姨是大陸人、多多馬麻是台灣人但住在香港、日本哥哥說著我們聽不懂的話但每次我們見面都會一起玩』『是哪裡人和是否要怎麼玩會有關係嗎?』

兩人突然靜默, 繼續往前走著.

當下, 我選擇繼續追問:『那剛剛在溜滑梯不讓Bobby經過的原因是什麼?』

小宇突然開始認真的講述起溜滑梯的事:『跟哪裡人沒有關係啦!我是因為Bobby沒有經過我們同意就硬要過去, 我想要他問過我們. 心寶也是, 我要他不用弄我了, 她又一直弄我. 我是因為這樣才很生氣的.

小宇一口氣的講述他剛剛的不愉快. 換我停頓.

我很想說『原來你真的感到很困擾也很不開心』同理他當下的情況、也很想跟他再說些『可是溜滑梯是大家都可以玩』的道理、然後也很想跟他傾訴我對於這整個事件很困擾的心情.

 

不過, 廁所到了, 他們兩個飛奔進廁所, 出來後開始把容器裝滿水. 小宇發現外表有塑膠膜的紙袋是不能裝水的、小雞腿發現他的透明塑膠袋有很多孔正在漏水, 小宇把紙袋丟一旁, 接過透明塑膠袋, 兩人玩起原地自轉讓水花快速像外噴洒的遊戲.

我站在一旁看他們玩, 也迅速的整理了自己的心情與想法.

  1. 1.    我的心情是從煩躁到平靜. 從找車位、到養樂多事件、到被告知溜滑梯事件、到跟他們散步跟他們聊著、到看他們開心的自轉.
  2. 2.    邊走邊談是很難得的. 剛好有這樣一段時間, 讓我了解他們每個當下的想法與需求. 也傳遞著我想跟他們談的事.
  3. 3.    抉擇, 有很多想講的, 但一次就先講一件事. 至少協助他們釐清了~並不是因為只是討厭某個人而不跟他玩.

 

靜靜的看他們在冬天的陽光下噴灑水花, 玩一陣子後, 我們決定把無法裝水的紙袋&破洞塑膠袋丟掉, 就只用炒鍋裝一盆水帶回去. 走回去的路上, 他們又邊走邊加了些”(葉子), 小宇用手幫我撐著, 他說:『我很想用頭頂著, 不過我擔心等一下翻了, 會弄得我全身濕.』說完我們三個一起大笑.

 

一陣開心後, 我接著說:『我等一下想去跟Bobby馬麻談一下. 我很擔心你們對Bobby說的話&做的動作, Bobby和思琪很難過. 其實我很擔心我的朋友.』『剛剛我有先跟心寶和敏容聊過. 但等一下也想再聊一下.』『你們兩個有想要一起去說說你們的想法嗎?』

小雞腿沒有回答. 小宇考慮了一下說:『我想先跟心寶說. 因為我跟她比較熟. 慢一點再跟Bobby馬麻說.

我說:『那你們覺得溜滑梯是大家都可以玩的嗎?如果其他人只是要經過, 沒有要打擾你們的家, 那可以從旁邊經過嗎?』

小宇說:『可以啊~每個人都可以玩. 但我希望他經過我們在玩的地方時, 可以先問我們.

 

剛好, 心寶騎著車從前面過來, 我心想正是好時機, 小宇又突然跳到石頭上, 不發一語踩跳著. 我試圖邀請他說出心裡的話, 不過, 他只是露出害羞的表情繼續站在另一邊的石頭上. 後來我跟心寶簡單交談、和敏容交換眼神, 就各自分開往前走. 把水運回營地後, 宇、腿開心煮菜.  (我知道小雞腿有聽進我講的話, 我也知道小宇有想要去講, 但後來並沒有勉強他們一定要面對面講出想法.)

 

後來, 聽思琪講了她想法&擔心, 我、思琪、惜恩三人簡短聊了一會兒(其實也想跟Bobby聊聊), 我將蒐集的各種感覺與資訊, 先暫存著. 婷文叮嚀我把這件事寫下來, 以前我總是邊整理記錄邊釐清事件, 但感覺孩子長大了, 有自己主張想法、情緒流動也很快、事件脈絡更複雜, 如果要等待每個相扣的片段都看懂釐清, 記錄似乎來不及追上變化的過程. 所以我也提醒自己調整方式, 先平述記錄, 記錄也當一種過程.

 

我想著孩子的狀況、自己的心情、還有必須要記錄的這件事.

我在猜是什麼讓小宇行為改變、什麼情況下又會更明顯、那原因是什麼?背後透露的需求又是什麼?

我自己面對本來以為很熟練的問題, 突然卡住了, 我的心態是什麼?孩子的問題本來就是每個階段不同, 為何我會有退回重練的感覺, 而且覺得自己不喜歡這樣的感受?

老實說, 記錄至此, 我心裡已經有答案. 對孩子、對自己, 也都知道該如何調整與前進.

 

這天共學, 有感覺到~我跟小宇彼此都有股快速流動的情緒.   

 

那情緒在我們一起坐上車回家的路上爆開了. 就在我正準平靜的帶著他們回家時, 小宇在車上跟我提了他想喝第二瓶養樂多的事. 老實說, 我本來單純以為是因為小宇真的很介意小培沒有幫他留住本來要給他的養樂多”, 迅速的往這方向處理, 同時決定再買三瓶養樂多, 小宇、小培和共乘的阿淳一人一瓶.

 

當下的我已經很累, 只想趕快回到家. 但小宇好像累積了滿滿的情緒, 一起爆開, 他不准我和湄晴講話, 用腳踢著我的椅背, 還說了一堆我快要接不住的話. 他覺得我生氣的時候學他大聲說話, 所以他也要學我大聲說話. 我知道他當下很生氣, 而且急著發洩.

 

在車廂裡, 我想儘量不被影響, 但很難冷靜面對他的情緒與高分貝. 令人欣慰的是在一旁的小培、阿淳沒有吵鬧, 也一起陪著我和小宇度過. 湄晴就更不用說了, 雖然我心裡難免有不好意思, 但至少在她面前我可以放心的跟孩子互動.

 

在車廂裡, 我邊和小宇說著, 也邊想我要顧及他的情緒和需求, 還是要照顧我自己的”, 我先簡短的表達了我的不舒服, 心裡頭一邊忍住很想開講的道理(不外乎是你可以好好的說, 用踢的我不喜歡, 而且也不是你說的一定就要照你的話做), 一邊又猜著到底怎麼了?為什麼你要這麼生氣的這樣講話?難道我做錯了什麼?

 

還好只有十幾分鐘車程, 我先把車子停在湄晴家門口, 幫她把東西拿下車, 深呼吸一口氣, 我迅速走到小宇座位旁輕輕環抱他問:『現 , 有沒有我可以幫忙的 … …』我心裡帶有委屈、不帶期待的問了這句話, 卻聽到他突然放下心防的一句回答:『我想要你坐到我旁邊, 抱著我.

 

我突然想到, 這是好久前(應該是半年前)我常跟他練習的, 當他心情不好時, 當他生氣時, 都可以讓我抱抱他, 如果這樣會讓他比較舒服, 我會想這樣陪著他. 我立刻收起我自己那本來很需要被照顧的心情, 快速坐上後座, 然後把他抱在我腿上. 不過幾分鐘的事情, 車廂內好像瞬間注入一股暖流.

 

我問他:『可以跟我說心裡在想什麼嗎?我剛剛以為你很想要喝第二瓶養樂多, 但後來, 我不知道為什麼你突然這麼生氣, 又大聲的跟我說話, 讓我很不舒服, 但也很擔心你.

小宇說:『我不喜歡妳大聲的跟我說話, 妳今天早上生氣的時候大聲跟我說話, 我很不喜歡.

我楞住了. 我慢慢說:『今天早上我沒有生氣. 只是很急著想出門.

小宇:『妳那樣說話就是生氣、就是大聲. 我也想學妳這樣.

我靜默. 想了想才又對他說:『我想先跟你道歉, 我並不想要讓你不舒服.』、『我記得我們有說過生氣是每個人可能會有的情緒, 但我們想要一起練習怎樣讓自己生氣的時候不要罵人或傷害到別人.』『我答應你我要跟你一起練習, 我很愛你, 我一點都不想要對你大聲講話, 你也不要這樣對我好嗎?』『早上的事情, 我希望我自己下次很急的時候, 也要提醒自己不要大聲說話.

小宇點點頭說:『好. 那我們都要記住.

我更緊的抱著他說:『謝謝你跟我說你的感覺!雖然剛剛我有被你嚇到, 但我真的覺得你是一個好棒的孩子, 因為你說了, 我才知道你早上的感受.

我又忍不住問:『那今天溜滑梯的事情, 難道也是因為這樣, 所以才對Bobby、心寶生氣嗎?』

小宇很驚訝的對我說:『不是啦!我不是跟你說過了~是因為他們沒有問我們啊!我想要他先問過啊, 然後心寶是因為他一直弄我啊.

我說:『好~我知道了. 你說的是兩件事情.』『那麼, 現在, 還有想要說的嗎?』

小宇雙手環抱住我脖子、親了我好多下說:『沒有. 我們回家吧.

(小培呢?還好他在阿淳下車後也同時睡著了.)

 

好幾次, 我有感覺, 他有把每一次我們所聊的話放到心坎裡.

好幾次, 我有感覺, 他真的長大了. 談情緒的時候, 他比我更清楚自己的情緒.

好幾次, 我深刻感覺, 他只要處理過的情緒, 他就真的放下了. 是我, 不自覺會讓情緒回流然後讓自己卡在其中.

陪伴孩子成長過程, 每個階段, 釐清自己內在真實感受才能真正協助孩子. 在車廂那過程, 我知道自己最在意的還是孩子, 雖然自己心情也很不美麗, 但我知道我並不想用自己當下的需求去壓孩子. 那當下, 對我而言, 自己內心情緒的修復、對湄晴的抱歉都可以事後再談. 但唯獨不想在那當下再累積小宇的情緒, 尤其他那樣強烈的表達想要尋求出口的需求.  

 

這天的故事還沒結束. (人生實在有夠豐富精采)

 

在我們進停車場時, 小宇突然提議很想去外面吃. 當下, 我又一股腦地想好好釐清『是想去外面吃』還是『還不想回家』?又一股腦地想跟他說『我真的很想回家吃, 因為今天的晚餐已經準備好了.

 

瞬間又飛過的想法~『我有一定要他照我的想法嗎?』或者『我有覺得自己一定要照他的想法嗎?』我轉了念頭, 其實我知道~『我現在最需要好好安靜休息』我又把車開出去, 決定去接老公下班, 我需要有個可以依靠的肩膀, 那些一股腦想談的事情, 改天再談, 家裡準備好的晚餐, 隔天再享用.

 

這天, 就當做提早慶祝聖誕節, 小宇點了我們愛吃的魚、蝦、茄子、甜點, 我們一家四口吃了豐富的大餐.  

  

創作者介紹

宇宙. 繞著你旋轉

Anne . 小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